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名家集评 > 正文

钱君匋长子钱大绪先生评申伟书法艺术
2013-03-06 17:36:24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冰壶相守天地宽    ——申伟行书作品试读    二月里,有一天早晨,申伟君敲开了我的房门,并递上一叠新鲜写就的行书体稿,不光是清丽的书法打动了我,而且整个活动使我大受感动。共有105首摘自父亲旧...
  冰壶相守天地宽
  
  ——申伟行书作品试读
  
  二月里,有一天早晨,申伟君敲开了我的房门,并递上一叠新鲜写就的行书体稿,不光是清丽的书法打动了我,而且整个活动使我大受感动。共有105首摘自父亲旧体诗《冰壶韵墨》以纪念父亲105岁诞辰。因为那几天正好是2月初,父亲生日靠得较近。没有家属的动议,桐乡杰出青年书法家想做好这件事,就抽出许多时间来完成如此大的计划。父亲很早就由屠甸去上海,晚年又落叶归根。尽管父亲业绩有限,家乡的关心和扶持是无限的。特别是去年以来,市政府斥巨资扩建艺术院,尽历艰辛,工程提前完成。看到艺术院的改观,心中无法平静。想到自己平时工作节奏松懈,赶不上年轻人的步伐,使这篇短文迟迟不能脱稿,很是抱歉。
  
  我想首先要说申伟君的书法修养很高,从小就打下了碑学基础。由于要恢复一点万叶书店的样子,他请我找一张万叶书店招牌的照片,我在北京出的书中找到一帧。由文史馆徐建恒君速递给他,我并出了一个题目请他考证一下是谁写的招牌。他电话中说:“集《爨宝子》字再摹其风格而成”,怕我不信,还加了一句:“少年时就临过此碑了。”我想,申伟君的书法能秀于书法界,也就事出有因了。
  
  至于我自己家庭条件优越,父亲的书法有名的,平时为自己不作书画开脱说——父亲让我学理工科,好像自己书法不通有道理的,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,这主要是自身的问题。申伟君请我写序,一方面是相信我,另外一方面是帮助我进入书法世界,我也就有些不自量力地答应下来。从书法欣赏来讲,不能粗略地看,要花一番精力,去发现精妙的地方,我反复观摩手稿,从总体上感觉美,再具体到字法、布局的处理有许多独到之处,我在下面举几个例子作为引子,其余的有待于大家的参与了。
  
  作品集中字法的处理上颇费心思。书法中高温如何表达?如“暑”字,模糊处理很贴切。平时从桑拿浴中出来,大汗淋漓,看东西有些糊涂不清,书法表现气温高低有独到之处。“山”字结构,有厚重感,好像泰山压顶,有很大的份量,厚重表达恰到好处。“水”字,写得碧波荡漾,有流动的感觉,好像身临其境了。“一”字的写法有长有短,根据描述的景况来变化。因为山是连绵的,所以“一抹山”中的“一”取横势拉长;“一声秋”就是短处理了,反映了鸣蝉的短促音,这种因景况不同而在字法上作变化说明了作者的深意。“欢”字写得大些,表示淋漓尽致。说明“欢梦畅”的确是十分写意的,这种不受布局的限制,反而达到合理布局的要求。
  
  父亲的《冰壶韵墨》,初版是承名世先生手录原稿以楷书的形式刊印。承先生是书法大家,誊写原稿是功德无量的。申伟君的行书版,更加和诗情画意贴切。同时难度也增加不少,这中间究竟是诗的内涵引起了书法的创新,还是说诗文本身因为书法美而增加了张力,最后形成了魅力,我想这两者兼而有之。
  
  除了书法以外,申伟君有许多文章问世。这说明他多才多艺,这些文章各有特色,我不在这里一一介绍了,而且他有一个计划,开列出一些研究的题目,说明他并不因此而停步,假以时日,会有更多精美的作品出现的。
  
  书法的发展是无止境的,申伟君的创作,体现了这一特征。清明扫墓我又去了桐乡,以祭扫祖父、母在石泾的墓。这个墓过去是不被知晓,当地政府费力找到这座坟,并加以修缮,现在有些田园风光的特色。扫墓后,申伟君又创作了新的长卷送我。长卷的诗句还是录自《冰壶韵墨》,新录的居多,已录过的也展现出新意,说明作者探索的步伐一刻也没有停止过。就说那几首新选的诗句,有许多来自抗日战争年代,父亲另外又写了中篇散文《战地行脚》来记叙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从《冰壶韵墨》诗句开始:“三宿湖心月一钩,思亲不寐泪难收,”再对照《战地行脚》有关叙录:“她挥着悲惨的老泪,经过冷清的长街,买了两包酥糖和香糕,交给她热爱的媳妇手中,恐怕我们在路上受饿。”(《春萝痕》第140页)下面隔了三页,对这些食物有了交代:“珍重地,我们把母亲临行所给的酥糖和香糕拿出来充饥,悲惨的离别情景仿佛都印在那些食品上,我们又心酸得流下思家的泪。”其他诗句都是父亲在不同场合的倾情之作。现举两个例子来讨论。
  
  如“觉来午梦登楼望,一派青山唯墨浑”,在“浑”字的处理上大有讲究。二月稿中,“浑”字写得右半部起笔处写得含糊些,以表示青山用墨来画得若隐若现。四月长卷中同样一个“浑”字又有新的表达,这次“浑”字写得清楚些,以表示墨汁和水以后的浑着状态,分明是未上纸的状态,有待于上纸发挥的准备状态。前后两次书法表达上有不同的意境。“峰回路转云飞去,始信峰头一丈夫。”中最后的“夫”字,在2月稿中采用连体结构,以表示在攀登过程中费力的情形,因此意在未登上始信峰的焦灼状态。4月长卷中“夫”字最后一笔,是长捺,以表示登上峰以后,站稳了脚跟的情况。有了新意,读起来兴趣就提高很多,如果借用动词时态来表述:一种是进行式的表达方法,另外一种相当于完成式的状况。不仅限于字面,本意在于比喻的境况,一种想象的表达方式:花虽然是无声的,也可当作发声的来处理,这又是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。创新无限,每读一遍都有新的体会。所以这一本不仅是书法方面的书,而且从更多的层面上要说这是一本用书法来表达诗句的尝试。这仅是开端,要感谢作者开了个好头。
  
  行文到这里,快要结尾了。还有要补充说明的是艺术院院歌,是我填的词,那是受申伟君有关“芳声腾海隅”论述的启发而有了这个动议,但是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,最后定稿迟迟不能结束,申伟君伸手相援,改了几句,就博得作曲家吴嘉平女士的赞许——改得好,于是定了稿。填词不在于多少,而在于领悟,悟性高的人会很快登堂入室的。关于篆刻草书边款的讨论也相类似,心有灵犀一点通,所谓才气十足,只有没有涉足的领域,已经涉足过的领域大小都有斩获,因此圣手的端倪已现,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
  
  钱大绪
  
  2012年7月于上海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长子 钱大绪 先生

上一篇:周英杰评申伟书法艺术
下一篇:最后一页